This page looks plain and unstyled because you're using a non-standard compliant browser. To see it in its best form, please visit upgrade to a browser that supports web standards. It's free and painless.

BENEVO iThome部落格 會員登入 會員註冊

« 上一篇 | 下一篇 »

 
李安要的浪 會轉彎有層次 「從接下案子的第一天開始,福斯公司就一直在唸,劇組一個工作天就得花費卅五萬美金,意思就是大家要拚盡全力趕工,只能提前,不能延後。」李安在籌備時,找足了各式浪花影片及已製作的動畫草圖,清楚告訴薛義森他要的浪型,「以前我只負責替遊樂園造浪,只要把浪往外推,符合浪花明顯、趣味和安全的要求即可,從來沒拍過電影。李安要的浪,要會轉彎,快慢之間還要有層次,現成機器根本做不來。」為此,薛義森花了五個月時間,訂做了十二台真空造浪機,每台各有二道閘門,可以調出七段強弱速度,在長七十五公尺、寬三十公尺的超大造浪池裡興風作浪,心想可以交差了,沒想到李安去年一月底驗收時,當場翻臉,一句:「這不是我要的!」差點當場就K.O.了薛義森。  李安要的浪 會轉彎有層次 「從接下案子的第一天開始,福斯公司就一直在唸,劇組一個工作天就得花費卅五萬美金,意思就是大家要拚盡全力趕工,只能提前,不能延後。」李安在籌備時,找足了各式浪花影片及已製作的動畫草圖,清楚告訴薛義森他要的浪型,「以前我只負責替遊樂園造浪,只要把浪往外推,符合浪花明顯、趣味和安全的要求即可,從來沒拍過電影。李安要的浪,要會轉彎,快慢之間還要有層次,現成機器根本做不來。」為此,薛義森花了五個月時間,訂做了十二台真空造浪機,每台各有二道閘門,可以調出七段強弱速度,在長七十五公尺、寬三十公尺的超大造浪池裡興風作浪,心想可以交差了,沒想到李安去年一月底驗收時,當場翻臉,一句:「這不是我要的!」差點當場就K.O.了薛義森。  

記者藍祖蔚/專訪

「那一天,李安告訴我:『這完全不是我要的浪!』我心想完蛋了!我毀了李安的夢!」《少年PI的奇幻漂流》的海浪場景全都委託台灣的巴比倫泳池公司製作,總經理薛義森回想起去年一月他最難忘的夢魘,整個人還會發抖,「電影中老虎怕死,主角怕老虎,李安就是那隻老虎,我怕死了老虎快要溺斃前的那股絕望眼神。」

李安要的浪 會轉彎有層次

「從接下案子的第一天開始,福斯公司就一直在唸,劇組一個工作天就得花費卅五萬美金,意思就是大家要拚盡全力趕工,只能提前,不能延後。」李安在籌備時,找足了各式浪花影片及已製作的動畫草圖,清楚告訴薛義森他要的浪型,「以前我只負責替遊樂園造浪,只要把浪往外推,符合浪花明顯、趣味和安全的要求即可,從來沒拍過電影。李安要的浪,要會轉彎,快慢之間還要有層次,現成機器根本做不來。」為此,薛義森花了五個月時間,訂做了十二台真空造浪機,每台各有二道閘門,可以調出七段強弱速度,在長七十五公尺、寬三十公尺的超大造浪池裡興風作浪,心想可以交差了,沒想到李安去年一月底驗收時,當場翻臉,一句:「這不是我要的!」差點當場就K.O.了薛義森。

 

浪要sweet 薛義森程式全面改寫

「浪不成,全片就毀了。」薛義森說,那一天,李安教了他最重要的一件事:「堅持到底,絕不妥協。浪不成,不能打馬虎眼,勉強接受,電影就四不像了,要拚就要拚到最接近夢想。」

「李安已經花了兩年心血,動員上千人來台拍片,花了幾千萬美元,如果全毀在我手上,我該怎麼辦?」這時候,他只剩下兩個星期的時間去修改,薛義森只好放下手邊所有的事務,全體工作人員分三班廿四小時投入工作,「李安嫌我兩件事:首先,我的浪碰到造浪池壁就有回波,是破碎的干擾回波,不是大海波濤,我得加進去很多消波塊,才有如置身大海;其次,海上巨浪不是只求洶湧澎湃,有時還得是慢速長浪,要有韻律節奏,李安光是一句浪要sweet,就讓我翻天覆地了。」

薛義森全面改寫程式,反覆試驗,拚到最後,終於達到李安最基本的要求,「只有九成啦,從完全不是,拚到九成,不是李安這麼堅持,大家今天看到的《少年PI》就不知道會變成什麼樣子了。」

昨天一見李安得獎,薛義森立刻發了電郵給李安恭賀,「《少年PI》的台灣拍攝經驗,讓我更有信心,但也看見更多缺點,台灣自以為頂級的好手,其實距離好萊塢還有一大段距離,但在李安要求下,能把自己提升逼向國際水平,這是千金難買的經驗。」看完《少年PI》的造浪成績,好萊塢名導馬丁.史柯西斯的頂級團隊已經在詢問來台拍攝事宜,薛義森期待未來在電影世界中興風作浪的可能。

 

陳文茜的百萬捐款 留住了「少年PI」
 

 

陳文茜在臉書po文,說她當年的百萬捐款,助得李安後來順利來台灣勘景。
圖/擷自文茜的世界周報臉書
李安昨天獲得奧斯卡最佳導演獎,在典禮上感謝台灣與台中市,事實上當年若不是陳文茜的一筆百萬捐款,助得李安劇組順利來台勘景,「少年PI的奇幻漂流」或許就沒有機會在台灣拍攝了。

前年李安籌拍「少年PI的奇幻漂流」,雖然澳洲、紐西蘭及印度都出錢力邀李安前往拍攝,但是李安還是想回台灣拍攝,好萊塢片商不熟悉台灣、也不信任台灣有可以拍電影的環境,李安想帶劇組來台灣勘景卻苦無經費,今天爆出是陳文茜捐給台中的一筆百萬捐款,才解了當年燃眉之急。

陳文茜昨天在臉書中提到,前年為外婆辦百歲冥誕時,捐給了台中市政府百萬,市長胡志強昨天去電給她,告訴她當年李安為了說服美國劇組來台灣拍攝,特別帶了團隊來台灣勘景,福斯公司高層也搭頭等艙同行,就是她當年捐給台中市政府的百萬,才讓團隊順利成行。

陳文茜當年的這筆捐筆,讓「少年PI」後來才有機會在台灣拍攝。陳文茜笑說看到李安得獎,在天堂上的外婆應該很高興。

【聯合報╱記者洪敬浤/台中報導】再度奪下奧斯卡最佳導演的李安,在頒獎典禮上感謝台灣與台中市。這句「重量級」的感謝,若非一筆及時的公益捐款,台灣恐就與「少年PI的奇幻漂流」失之交臂。

「李安在參加頒獎典禮前曾跟我通電話,如果得獎,要好好感謝台中市。」台中市長胡志強說。胡志強日前心臟開刀,昨天請假北上複檢,李安得獎時,他正在醫院。

胡志強擔任新聞局長時,李安正拍首部電影「推手」,兩人因此結識;胡多次邀請李安回台拍片;四年前李安一通電話,讓胡志強為「少年PI」奔走。

胡志強在去年底就職兩周年記者會中透露,四年前李安託人打電話,想帶福斯影片公司高層來台勘景;當時澳洲、紐西蘭及印度都出錢邀請,李安鍾意台灣,但洽詢後,台灣的行政部門卻回覆:「你沒決定要來,怎能補助機票?」

胡志強說,因為拍片地點沒有定案,行政部門確實不能動用公款補助,即使在台中市也不能;幸好當時市府收到一筆公益捐款,約一百萬元;他徵求捐款人同意,專款用於發展電影事業,李安與劇組共八人,順利來台勘景。

據了解,這名捐款人是文化圈知名人士,與胡志強私交甚篤,個性低調。新聞局長石靜文說,李安奪下小金人,市府本周六將舉行慶功宴,邀請神秘捐款人出席,對方已允諾現身。

石靜文並表示,李安雖已是國際級名導,但電影公司精打細算,資金募集並沒想像容易;即使後製完成,李安對票房也沒把握。這部影片預算高達新台幣卅六億元,中央補助二點五億元,台中市補助五千九百萬元,拍攝期間引起質疑。

胡志強曾解釋,他相信李安有情有義,李安想回台灣拍片,如果不給機會,很對不起李安。



參考全文網址: 陳文茜的百萬捐款 留住了「少年PI」 | 李安奧斯卡大勝 | 娛樂追星 | 聯合新聞網 http://udn.com/NEWS/ENTERTAINMENT/ENTS3/7720862.shtml#ixzz2M0FnqEYW 
Power By udn.com

 

 

【李安歷程】要記得你心裡的夢想!

 

文 / 李安   1978年,當我準備報考美國伊利諾大學的戲劇電影系時,父親十分反感,他給我列了一個資料:在美國百老匯,每年只有兩百個角色,但卻有五萬人要一起爭奪這少得可憐的角色。當時我一意孤行,決意登上了去美國的班機....

 

 

 

 

文 / 李安
 
1978年,當我準備報考美國伊利諾大學的戲劇電影系時,父親十分反感,他給我列了一個資料:在美國百老匯,每年只有兩百個角色,但卻有五萬人要一起爭奪這少得可憐的角色。當時我一意孤行,決意登上了去美國的班機,父親和我的關係從此惡化,近二十年間和我說的話不超過一百句!
 
但是,等我幾年後從電影學院畢業,我終於明白了父親的苦心所在。在美國電影界,一個沒有任何背景的華人要想混出名堂來,談何容易。從1983年起,我經過了六年的漫長而無望的等待,大多數時候都是幫劇組看看器材、做點剪輯助理、劇務之類的雜事。最痛苦的經歷是,曾經拿著一個劇本,兩個星期跑了三十多家公司,一次次面對別人的白眼和拒絕。
 
那時候,我已經將近三十歲了。古人說:三十而立。而我連自己的生活都還沒法自立,怎麼辦?繼續等待,還是就此放棄心中的電影夢?幸好。我的妻子給了我最及時的鼓勵。
 
妻子是我的大學同學,但她是學生物學的,畢⋯⋯業後在當地一家小研究室做藥物研究員,薪水少得可憐。那時候我們已經有了大兒子李涵,為了緩解內心的愧疚,我每天除了在家裡讀書、看電影、寫劇本外,還包攬了所有家務,負責買菜做飯帶孩子,將家裡收拾得乾乾淨淨。還記得那時候,每天傍晚做完晚飯後,我就和兒子坐在門口,一邊講故事給他聽,一邊等待"英勇的獵人媽媽帶著獵物(生活費)回家"。
 
這樣的生活對一個男人來說,是很傷自尊心的。有段時間,岳父母讓妻子給我一筆錢,讓我拿去開個中餐館,也好養家糊口,但好強的妻子拒絕了,把錢還給了老人家。我知道了這件事後,輾轉反側想了好幾個晚上,終於下定決心:也許這輩子電影夢都離我太遠了,還是面對現實吧。
 
後來,我去了社區大學,看了半天,最後心酸地報了一門電腦課。在那個生活壓倒一切的年代裡,似乎只有電腦可以在最短時間內讓我有一技之長了。那幾天我一直萎靡不振,妻子很快就發現了我的反常,細心的她發現了我包裡的課程表。那晚,她一宿沒和我說話。
 
第二天,去上班之前,她快上車了,突然,她站在臺階下轉過身來,一字一句地告訴我:"安,要記得你心裡的夢想!"
 
那一刻,我心裡像突然起了一陣風,那些快要淹沒在庸碌生活裡的夢想,像那個早上的陽光,一直射進心底。妻子上車走了,我拿出包裡的課程表,慢慢地撕成碎片,丟進了門口的垃圾桶。
 
後來,我的劇本得到基金會的贊助,我開始自己拿起了攝像機,再到後來,一些電影開始在國際上獲獎。這個時候,妻子重提舊事,她才告訴我:"我一直就相信,人只要有一項長處就足夠了,你的長處就是拍電影。學電腦的人那麼多,又不差你李安一個,你要想拿到奧斯卡的小金人,就一定要保證心裡有夢想。"
 
如今,我終於拿到了小金人。我覺得自己的忍耐、妻子的付出終於得到了回報,同時也讓我更加堅定,一定要在電影這條路上一直走下去。
 
因為,我心裡永遠有一個關於電影的夢。



參考原文網址: 【李安歷程】要記得你心裡的夢想! http://appnews.fanswong.com/show.php?id=329624&amy#ixzz2M0Frlmxm

 

 

李安印度敬語致謝 印度民眾感動

中國時報【黃識軒/綜合報導】

李安獲最佳導演獎,致詞時除講中文「謝謝」,還說了印度敬語「Namaste(梵文詞,我向你內在的神性致敬)」,令印度民眾欣喜若狂!印度最知名的英文雜誌《India Today(今日印度)》報導,他致詞不忘提到首次演戲的印度少年蘇瑞吉沙瑪,刻意讓典禮鏡頭拍攝到蘇瑞吉,還以印度語結束謝詞,是榮耀印度的重大時刻。

多位寶萊塢明星在推特感謝李安,「他的演說提到印度,是多麼珍貴」、「他還記得講『Namaste』,我們應該向您回敬禮呀」、「《少年PI》講印度少年的故事,卻要呈現不可思議的視覺特效,我們愛蘇瑞吉,李安是天才。」

發表回應